余葭

峣峣者易缺,曒曒者易汙

【警探组】康纳出差三天半(三)

SUM:康纳要去巴尔的摩出差三天半
接完美结局,私设汉康同居。
双向暗恋。
有OOC,角色属于他们彼此。

【一】http://yujiaxi2002.lofter.com/post/42f21f_eed64582
【二】http://yujiaxi2002.lofter.com/post/42f21f_eef27291


*
“你们让我出差三天,我现在已经完成了工作,请问我接下来还有什么要做的吗?”康纳问道。

“我们本来没想到犯人会那么快落网,口供会那么快出来......”对面的仿生人陷入了一丝窘迫。“要不你给你自己放个假?现在已经是2039年了,哥们。”

康纳联网查了一下改签底特律的机票,显然手续费颇高,根据自己和汉克的收入水平,现在改签显然是一笔不必要的花销。

“好吧。”


*
在把巴尔的摩警局的一些情况分析又上传给DPD后,康纳面对众多的自由选择,陷入了迷茫。

他先试着在一个角落里待机,或者玩自己的硬币。可康纳很快发现这样行不通,超过五个觉醒了的仿生人跟自己说“You are free.”这有些恼人,所以康纳决定询问汉克。

“操,你还真在巴尔的摩度上假来了。”康纳可以想象出汉克的语气。

“工作进展有变,改签机票很贵。”康纳非常诚实地告诉汉克。

“.......你好好玩,也体验一下作为一个自由人的生活。”汉克在电脑前痛苦地打着案件报告,听到对方可以给自己放个假,心情十分复杂。

“Got it.”

康纳的黄灯闪了很久,他的确不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,他除了任务和工作外,就是和汉克在家里看书,逛超市,偶尔会去郊外走走,可这些他现在都做不了,他像个第一次脱离父母的孩子,自由得慌张。


*
康纳走进水族馆的时候,他自己也有些诧异。可他的确是喜欢那些游荡在水中的神奇生物,它们快乐,又不因人类的快乐而快乐。

他关闭了他的分析框,想像人类一样来欣赏这些水中的精灵。他拿出手机,照了一张热带鱼的照片,发送给汉克。①

仿生人的摄影作品是绝对符合黄金定律的,你很难说它拍的不好或者拍的很好。

“去水族馆了?”

“嗯。”

汉克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,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是露了个怎么样的弧度,他只知道连盖文那个天杀的混蛋都流露出了一种震惊的神情。

“看屁。”汉克往回怼了一句。

“你的仿生宠物终于跟你表白了?”盖文永远是那个混蛋,惹毛了人就跑,今天也一样。


*
汉克这一天过得的确是不太好,他除了把冰箱里那点健康食物吃完以外(让自己不觉得对不起康纳,而去吃所谓健康食物,这件事情已经够让他痛苦的了。)汉克无事可做。

当然他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无事可做,而是一切都失去了趣味,棒球赛很精彩,可他却觉得高兴不起来。

他想康纳,他想拥抱他,亲吻他......他想。

“不,你不想。”汉克试图说服自己。

于是就在他第二天非常郁郁寡欢地起床时,他发现康纳已经回家了,穿着围裙,正在洗他还没来得及洗的碗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不是明天回来的吗?”汉克瞬间清醒了不少。

“夜里的一个航班打了折,我就回来了。”康纳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活,擦了擦手。汉克挠了挠头,他很想去拥抱一下康纳,可他忍住了。

接着康纳向前吻住了他,康纳的灯迅速变红,在被汉克推开的时候变得更红。

“我很抱歉,汉克......我检测到了我对你的感情是....爱慕...我...对不起...汉克。”康纳下一秒就已经写好了警局的辞函。然后汉克吻上去,他可以感受汉克的手臂搂住了自己。

“咳。”一吻过后,汉克干咳了一声。

康纳看见汉克的好感度上升,而且还解锁了情侣路径。

“汉克...我给你买了张莱昂纳德 科恩的唱片...1985年版。”②


汉克又吻上了他。






FIN
不好意思真的拖了很久。
番外的车我会单独发出来。

①那条热带鱼就是康纳第一个任务里救的那条热带鱼
②安利这位歌手

【警探组】康纳出差三天半(二)

SUM:康纳要去巴尔的摩出差三天半
接完美结局,私设汉康同居。
双向暗恋。
有OOC,角色属于他们彼此。

http://yujiaxi2002.lofter.com/post/42f21f_eed64582 上文

*
康纳下机的时候是下午两点,巴尔的摩的太阳打在康纳的脸上,显然自己在底特律的这身衣服不太合适。不是因为他热,而是因为他想融入到这个环境中去。他学着像汉克那样把外套脱下,搭在手臂上,拽开领带,放进外套的兜里。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这套动作是他在上次警局的表彰大会结束后观察汉克得到的,康纳回放了好多遍,以至于他的动作几乎和汉克的一模一样了。他甚至觉得看到汉克穿正装的样子比他被警局表彰更有纪念价值。

机场的牌子深蓝色底板白字的,这使他想到了汉克的那双深蓝色的眼睛。

他看了眼系统时间,距离自己下机不过十分钟。他突然觉得系统突然有些紊乱,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

*
相比于康纳这种觉醒了跟没觉醒一样的仿生人,巴尔的摩当地的仿生警探们要更像人得多。

“嗨老弟,我是吉姆,这是彼得。”带头的仿生警探简单地介绍了这里的情况之后,那位叫彼得的警官把资料传给了康纳。

马修 拉斯特,二十三岁的白人男性罪犯,基督教徒,有被生母虐待史,高中时因为精神原因辍学。现在处于被捕状态,但是仍然没有坦白自己将受害者尸体藏于何处。

“他们说你是谈判专家,本来能在耶利哥担任高职,你却放弃了。”吉姆说道。“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,就站在马库斯的后面。”说着他给康纳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耶利哥徽章。

汉克邻居家原来的AX700就佩戴了一个耶利哥徽章。这就像本世纪初期的彩虹旗一样,是个自由和平等的象征。

“我有我自己的原因。”康纳回了一句,吉姆也没有多问。

他低头给汉克发了个信息。

“我已到达巴尔的摩。”

汉克回了他一句。
“嗯。”

“注意安全”汉克又补了一条。



*
“你好,马修。你大概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,你也知道我会为什么而离开这儿。”

“滚,铁皮怪物。”犯人向康纳吐了口口水,他躲开了。康纳的上身在逐渐地朝马修压下来,他挡住了灯光,看起来像是康纳的头顶有一轮圣光。

“我能看到你渴望被上帝救赎的心,你想被救赎是吗?”系统结合了马修的基督教身份。“你十五岁的时候,在电视频道上布教,你做的很好。可你为什么又要做出这样的事呢。”

“12%厌恶,27%愤怒,34%恐惧,25%惭愧,2%其他。”

“他爱你,可你得承认你的罪行。你的主耶和华不愿再被人背叛。你在背叛他,马修。”

“40%恐惧,35%惭愧”犯人在发抖,康纳在资料库里寻找着有关于圣经的典故。

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恨我,你讨厌我,但你的心告诉我想被救赎。”马修开始哭泣,他在背诵马太福音的第五章。

“嘘——告诉我你把她藏哪儿了?”康纳把食指放在两唇之间,做出让马修停止哭泣的动作。

“我爱她......我爱她!可她..还有他...我不...”马修抖得更厉害了,他开始有些胡言乱语。康纳抚摸着他的头发,像是个父亲在安慰孩子。

“告诉我。”

“福特大道73号的那个仓库里!对不起,对不起....”马修号啕大哭,不停地在胸前画着十字。

“我的谈话结束了。”康纳转身离开。留下吉姆和彼得相视无言。

“七分钟。”彼得指了指表。



康纳看着汉克的“注意安全”,黄圈若有所思地闪了闪。

“:)”


DPD的副队长突然被水呛了一下,边咳嗽还边皱眉摇头,像是在憋着不乐。


看到这一幕的弗勒,觉得自己活像吃了屎。




TBC
下章完结,估计会有一个车番外。

【警探组】康纳出差三天半(一)

SUM:康纳要去马里兰出差三天半

接完美结局,私设汉康同居。

有OOC,角色属于他们彼此。



康纳要去马里兰和另外一群塑料壳子办案去了。


“哦妈的,马里兰...”汉克坐在椅子上怀疑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样的机会,阳光,温暖的气候,好吃的水果,还有大海......以上这些底特律都没有。


“如果你平时考勤合格的话,你可以有年假,汉克。你只要这一年都正点上下班就可以。”康纳坐在对面说道。“放年假你就可以去马里兰旅游。”


“考勤?叫弗勒做梦去吧”汉克冷笑一声。然而其实自从马库斯的革命成功,康纳搬进他家以后,他就已经是每天正点上班,正点下班了。但汉克决定维护自己的尊严,假装不知道。


“你走几天?”


“三天,第四天早上的飞机,所以可以认为是三天半。”


“祝你旅途愉快,别忘了看好哪个姑娘给我照一张发过来。”汉克揶揄着。


“25%愤怒 34%嫉妒 16%担忧 25%其他”康纳分析着汉克的情绪状态,悠悠地回了一句好的。


“36%愤怒”康纳不知为何感觉到了愉快。





没有康纳在身边像鸡妈妈一样的嘱咐,满嘴的卡路里和不健康...


汉克安德森有点兴奋。


下班后,他先回了一趟家。正准备鲜衣怒马,jimmy‘s bar去也,然后他开始后悔了。


家里康纳临走前把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,垃圾桶他套了三个垃圾袋,来保证汉克不会直接把垃圾扔在桶里面。冰箱里有三天的食物足够他可以继续进行康纳的健康饮食计划——他现在的体脂率已经降不少了。就连相扑的食物他也分袋装好了,相扑和汉克都有点胖。


可康纳他不是家用型。他没有必要为汉克做这些。


汉克坐在沙发上沉默着,相扑过来舔他的手。他觉得他越来越像父亲,暴躁,不知珍惜。母亲在医院上夜班,父亲就会去外面鬼混,然后把家弄得一团糟。


汉克还记得1994世界杯决赛的那天,加时赛之前一个球没进,他很无聊。然后自己父母进来了,父亲毫无分说地把电视机的电源关掉。


我们得谈谈,你跟我还是跟你妈?



康纳一直任劳任怨,他不应该这样对待康纳。父亲从来没有珍惜过母亲,可他得珍惜康纳。


等等。


“我他妈在想什么。”汉克整个晚上都在重复着自己是直的,包括在给自己做西红柿汤的时候。



妈的他开始怀念康纳的手艺了。


“我是直的。”汉克临睡前对着空气说。






TBC

下一篇会写康纳视角。


想写的一个小脑洞

汉克最近看什么都会想到康纳,康纳也看什么都会想到汉克。他俩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病/有故障。
大概是双向暗恋?
无脑OOC的蔗糖饼,也许会有车?

【警探组】爵士时代AU Glass Kiss


SUM:一九三八年的纽约,小演员康纳 卡姆斯基和黑帮“先生”汉克安德森相恋,但随后的事情促使了他们的分道扬镳。

1938.04.07
手下都低着头不敢看安德森先生,他的小男友刚刚亲吻了一个女演员,而且是在剧外。

“卡姆斯基先生,请。”威尔斯领着康纳到达了二楼的办公室后,把门徐徐关上,除了楼梯上的脚步声以外,一切都安静得要命。

康纳看着坐在桌子后面的汉克,有些陌生——他们经历了很多,他从来不觉得汉克的那张桌子有多大,可现在不一样了,他觉得那像是一片海,隔开了他俩。

“你都看见了。”康纳首先打破了沉默,他很害怕,他知道他的安德森先生发狠的一面,可他无路可退。

“你首先不是跟我解释......。”汉克笑了笑,“你成长了不少,像是个战士,像是科尔。”康纳的确成长了不少,他甚至可以帮汉克处理一些文件工作,用他那好看的圆滑字体。

“你教得好。”康纳没有理由解释,他也不愿意解释。“遇到错误的一件事情绝不能是为自己辩解。”他还记得当时汉克手把手教他射击时的样子。想到这里康纳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,他俩之间的缝隙,已经变得越来越大了。

“坐吧......所以你爱她。”汉克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并不有嫉妒或者是愤怒,好像这一刻早就会到来一样,报信的手下怕他发火,腿不住得抖。可汉克只说他知道了。

“是,我们打算秋天就结婚。”

“......走吧。”汉克用手把头撑起来,康纳发现他头上白发已经多到数不清了。他上次这样苍老,还是科尔被意大利人枪杀了时候。

“汉克......”

“你去年就该离开了,康纳。可我自私,所以我挽留你,我错了,你留不住的。”

这回康纳沉默了,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于是他转身离开。



1958.09.25
汉克死了,纽约时报花了一整个版面来报道这件事——“纽约的‘先生’去世”

当时康纳正抱着自己的儿子玩,他突然看见报纸,心里像是掉进了回忆的深坑里,漆黑一片。

已经快要走向坟墓的威尔斯给他送来了葬礼的悼柬,他说汉克是寿终正寝,没受多少痛苦。

康纳攥着悼柬,嘴角扯了一下。

“卡姆斯基先生......有些事我知道不该说...先生昏迷的时候,念的是你的名字。”

地板上掉下来一滴水。




2018.01.04
伊利亚发现自己祖父年轻时候的事儿,还是在整理他遗物的时候。日记从34年一直写到89年,后来他得了肺癌,没过两年就去世了。

他发现一张合照,是他年轻的祖父和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人。中年人坐在沙发上,而祖父站在旁边,朝着男人笑。

照片后面是日期:1937.02.05,附带着那个时代人特有的圆滑字体

“*Patina lover”




2038.11.05
“安德森副队长,你有任何想了解我的地方吗?”

“No——等等,模控生命为什么要把你设计成这副鬼样子,还有这个诡异的声音?”

“我的外表和我的声音都是按照伊利亚 卡姆斯基先生的祖父,康纳 卡姆斯基设计的。”

“那个四十年代演《玻璃之吻》的演员?”

“正确。”


*patina n.铜绿,神态,因年久而产生的光泽

【警探组】雨季

解锁恋人路径之后。

一个Hank向Connor敞开心扉的故事。


  那是一个周末,按常理他俩应该去超市采购,或是在家里待着。Hank最近被他逼着去看纸质书,效果很不好,但就像在食物和酒精上的问题一样,Connor坚持要这么做。


  但Hank今天很奇怪,他早晨起床没有吻Connor的额头——那曾是他的习惯,早饭也没有吃多少,当他Connor试探着把一本史蒂芬金的小说摆在Hank面前的时候,他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咒骂自己是个冷血残忍的橡胶玩具,只是很沉默地起身离开。

  “Hank......”如果他的状态灯还在,那会是黄色。

  “穿件衣服出门,别穿制服。”

  Connor发现对方因为一天的沉默,声音变得沙哑起来,至少是很低沉的。他受过枪伤的后背呈现给Connor一种不明言语的悲伤。

  他没有看过Hank的档底,他不知道Hank怎么了。

  [底特律即将迎来雨季,道路湿滑,请注意夜间行车安全。]

  Connor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,扭头看向Hank关闭的房门。


 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,外边的阳光很好,郊区的路上有些现在很少见的植物,Connor的视野里弹出对它们的分析框,他都给一一忽视了。Hank没有选择自动驾驶,他把着方向盘,目视前方、眼睛有些干涩地眨着。

  公墓的环境很安静,松树投下一片阴影来,Hank就站在阴影里,一言不发。

  [Coel Anderson 2030-2036]

  Hank因为车祸和医疗事故去世的儿子。Connor见过孩子的那张照片,小男孩咧开一张嘴,笑得那么单纯灿烂。

  Hank蹲下,拂去墓碑上的灰尘。他将头倚在墓碑上名字处,落下一个吻。Connor从未见过这样的Hank Anderson,沉默,痛苦,愧疚。

  “走吧。”Hank起身,Connor发现他的眼角有泪。

  回来的路上,Hank放起了*Beatles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.

  “Connor,我没事儿。”他像是安慰般用手抱住Connor的头,在额上亲了一下,就像他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做的那样。


*安利一下这首歌。

大概是一个脑洞。

记录一下。

Ac filw GH,b t l w c

9178
BC PEtH.The main society hates them


2038
Leave me alone!
No


Oh...what a joy——

姑且也算是半个抓马queen了。

去年是大年初二去的埃及,今天又去了曼谷。


我就是你记忆角落里的幽灵,永远看着你。


永远。


It was never mine,and it will never be.
The thought of you,is consuming m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