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葭

峣峣者易缺,曒曒者易汙

〔Hannibal〕(643)
"黑夜是某些动物的狩猎时间,因为他们隐藏于无尽的黑暗之中,不被察觉,不被察觉他们显露出的本性"
Hannibal一边想着这句话,一边走在树林的边缘,偶尔注意下在一旁公路上驶过的车,在黑夜中极其刺眼的远光灯照出了令人不安的枯枝的残影,配着凛冽寒风的悲鸣,实为那些恐怖电影的最佳取景.
黄褐色的瞳孔淡漠的盯着刚刚进入视线范围的别克凯越,面无表情往后顿了几步,接着手撑着公路两边的土堆翻上来,低头拍了拍衣服上的土,略轻蔑地抡了几圈榔头,接着快速且精准地用力砸向车窗 耳畔随即响起玻璃清脆的破裂声,动作麻利地打开车门,看着那人惊恐的眼神将他拽出车来.接着故意避开路旁的土堆,把他拖下树林里.从口袋里拿出小刀,在空中旋转一圈之后,精准地切在对方的腓骨短肌上.
“ Tom?”
面无表情地看着惊恐的对方.
“你现在遭遇了车祸,请冷静,深呼吸.”
对方的瞳孔逐渐缩小,挣扎着往路边爬,痛苦地呼救着.自己站起来,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,走过去,将另一脚的肌肉挑断.
勇敢挣扎的人,愚蠢挣扎的人.
鲜血从脚踝处喷射而出,暗红色的液体沿着土壤与石粒之间的细小丘壑扩散出去,映出血色的月亮,像极了"Light and shadow"的风格.对方渐渐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.把人扛在肩上,放进自己车的后备箱里,扬长而去
Jack把文件拍在桌上.神色平静,当然谁都知道Jack现在很生气
“又一起凶杀案,Tom Keasen.只有身体和车...没有四肢.


“所以...这又是他的作品.”

评论

热度(2)